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1.76天下毁灭 > 正文

原始传奇黑森林外旌旗如云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4/12/25 23:21:19 人气: 标签:

黑丛林外,旌旗如云,号角不断,战马长嘶,长车绵绵;对面,倒是一片乌云,黑压压的一片,细看来倒是一个个拳头大的小人浮在空中,个个剑拔弩张,魔法准备齐备,大战一触即发。稳重的精灵女王真的不愿意就此将几十年的和平安宁付之一炬,尽其所能作出了最后的努力,道:“铁帅后人,本王曾于汝父有过一面之缘,当年沥血以誓的热酒未凉,何以于寒风之中如此急躁地示之刀兵呢?”女王此话不可谓不语重心长,她所言的寒风热酒非以物实,而极富隐讳又浅近好懂,将杀伐的鲜血一转眼变成为长幼间的对话,也算得是用心良苦。琼斯何尝不知此理,但铁军十五年前的伤痛能如此般就可以释怀吗?有些东西说不明道不清。

但不是不可意会,拾物年前的梦,其实太宏大,太令人着迷,已错过了一次,还能掉去第二次吗?何况,这不仅仅是第二次,而是最后一次了--黑丛林,即使再恐怖,也是要进的呀!“女王陛下,实不相瞒,本帅也意欲引兵东去,原始传奇然日前有小贼对本帅有无理轻浮之罪,实如毒瘤在胸,不去不快!也无他求,但索得此贼与其女伴同党于本帅发落,纵是负荆请罪,又有何不可?但若诸位执意阻挠,我铁军也只好奉陪到底!”琼斯一字一顿,单说至最后自己脸都红了,这是甚么理由,简直就是铁军的耻辱,以公谋私,公报私仇,若不是事关重大,纵死也难吐出一言半语。女王听得出她的弦外之音。

真话人家是不愿说呀!精灵队长可不管甚么隐讳,她心中只有一句话,黑丛林神圣不可加害,外人不得入内,厉声道:“好大的口气!想奉陪,你陪得起吗?别以为我们精灵人小力弱,数量又不多,可我们的弓箭都是魔法,你一个小娃娃,拿甚么去陪?”琼斯气得差点吐血,说其实她打心眼里也不过视精灵如玩具一般,直没想过真真切切的她们倒是带刺的,而且还这么多,刺得人又痛,此时又被冠以小娃娃,真是岂有此理?卡尔凑了过来,附耳道:“小侄女,叔叔知道你不高兴,可是有些话还不得不说,精灵全在天上,一时半会也赶不下来,而且又是自然的魔法领会力,我们十万步兵。

该若何来打?”若何打?是啊,若何打?琼斯回头望一望,还真傻了眼,当时群情激动,真的没有想过自己是清一色的步兵或马队,数来数去,也就自己的魔法师和卡尔叔叔一张高阶魔法弓约摸着可以够的着人家,那其他的人岂不是挨揍的活靶?“对了,先问一句,这一次……有没……有……新问题……问?”圣女奄奄一息道。几天不见,圣女已经被折磨得没了人形,脸面苍白无力,眼睛血丝密布,眼窝深陷,连颤抖的力气也都被尽数榨了干净。风之女正在水池中沐浴,前面一张纱把其装点得分外妖娆,每一次动作都透出无限娇气,勾魂的魅力弥漫在空气里,把肉球麻杆好一阵挑逗,简直就成了水池边永久站立的守望石了。

闻听此言的她显然有些吃惊,动作不免得一滞,固然粉碎了原有的氛围,但在男人眼中却又多了一份残缺美,风之女暗道:难道这等的折磨,再加上这等云泥之别的压抑感和同生出来的自卑,还不足以摧毁她的意志吗?“没……没有?哈……哈哈……那……我回去……去了!”圣女艰难一笑,努力又一次拼命向吸血鬼的棺材里爬去!“算了,你不必回去了!”风之女叹口气,轻轻道。声音虽小,但在圣女耳朵里倒是惊如炸雷,是何等美妙的音符啊,心下长松了一口气,暗道:谢天谢地,计划成功,激将法大获全胜!“大家都是女人,受了这么多的苦,就算是铁人也要变得仁慈一点了!给点蜂蜜吃吧。

也好补补身子。”风之女又补上了一句,这一次声音大了许多,连肉球麻杆此等石人都听到了。不过,在二人疾驰而过留下的烟尘里,圣女倒是傻了,酒无好酒,宴无好宴,这蜂蜜的甜头会是人能吃得了的吗。